符号系统与认知发展——心理学权威在北师大珠海分校作研究报告

2003-11-14 00:00:00 评论(0)
2003年11月11日,我们学院组织了一场学术关于心理学研究报告会,主讲认为张厚粲和Kevin Miller。
请分享到:


符号系统与认知发展


——心理学权威在北师大珠海分校作研究报告

何文超   赖志超   詹敏华

1111日,国际心理科学联盟(IUPSYS)副主席、北师大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厚粲先生和美国依利诺大学K. Miller(凯米勒)教授,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共同作了关于中美儿童心理研究的最新成果的专题报告,这是北师大与美国依利诺大学合作研究的“符号系统与认知发展”课题的阶段性报告。

他们通过具体实验,比较了中美两国儿童的认知规律,探求文化差异对儿童认知的影响,最终希望寻找到一种最适合儿童学习与发展的方案。


他们指出,在算术学习方面,中国儿童明显优于美国儿童,这是由汉语和英语两个不同的语言系统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不过,在数数方面,两国儿童则有着共同的规律:都习惯用手指指着事物一个挨一个地数;都按顺序数,即使忘了中间某些数目的叫法,也不会把数目的顺序打乱;都把数到最后一个事物时所念的数目当作之前所数的所有事物的总数。


在语言发音方面,无论中国儿童还是美国儿童,他们在还没有开始学习语言的时候,其聆听—注意素质是基本相同的。各种语言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但是如果某种语言发音经常出现,他们就会学会适应该种发音,并且会产生亲切感。在以后的成长日子里,再要求其学习外语,特别是含有母语里没有的发音的外语,他们则很难逼真地模仿。这说明儿童的认知基础是相同的,但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却有不同发展。


在学习字词方面,中国儿童学习汉语的总体效率没有美国儿童学习英语的高。其原因在于汉语的量词和同音字太多,声调又有明确的规定,而且汉语文字的结构还有规则的与不规则的之分。但英文的拼写已体现了其发音,这就大大提高了美国儿童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学习生词的效率了。


在阅读方面,通过对眼球运动轨迹的观察,他们发现中美儿童都有一个习惯:阅读时不断地在句子上较大范围地来回看着,已经阅读过的文字也要返回再看一遍。但是中国儿童来回看的范围没有美国儿童的大。其原因是,中美儿童都对多音字词的熟练程度还不高,需要确认其是否已经发对了音;就美国儿童来说,他们需要整体把握某些意思,因为英文里面许多修饰成分放在了主体的后面;就中国儿童来说,他们需要进行字形的分析,还要进行断句。总的来说,美国儿童阅读时把时间主要花在较大范围的来回看上,中国儿童则花在注视同一个字词上。在阅读速度方面,不同年龄段的学生有不同的表现:小学三年级,美国儿童阅读速度比中国儿童快,因为中国儿童对字词的注视时间太长;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情况会倒过来,到大学时候,中国学生的阅读速度明显比美国学生的快,因为中国学生对频繁出现的字词的形态认知已经比较深刻,故其注视单个字词的时间会相应缩短。


最后,张厚粲先生阐述了此次研究的意义。她表示,心理学是关于人的研究,只要有人,心理学就起着重要作用。心理学的研究实际也是教育学的研究,其应用的普遍性尤其体现在教与学上。人在社会文化背景下生活,文化背景影响着人的发展,科学在发展中研究认知的发展,虽然人的心理活动不限于认知,还包括意识、发明、创造等方面,但人的认知的发展是最重要的。


本页浏览次数:634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