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感悟>>正文

旅美随笔

2003-11-09 00:00:00 评论(0)
2001年8月7-21日,我母校江门一中派出管弦乐团的30位同学和5个老师到美国加州河滨市罗夫高中(John W. North High School,Riverside,California,USA)进行访问,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回国后,我写了此文,并把它发表于《江门一中校刊》总第2期。
请分享到:


旅 美 随 笔

 

何文超

 

飞机上的美国人

 

      在这次旅途上,英语成为我们与外 界沟通的主要语言。初时我是有点担心应付不了的,幸亏一上飞机就有美国人给我在语言上打了“强心针”。我和坐在我左右两边的美国人说了许多,之后,我用纯 粹英语表达的信心便有所增加,就像你本来很会唱歌,但如果你在上台演唱前不作彩排,那么真正上台后就有可能会在不该唱颤音的地方因手脚颤动而唱了颤音。而 我在飞机上就已经“彩排”了。

      他们还告诉我,如果我不懂一些单词,可以用说“that…that…that”(许多定语从句)这样的方法来解释清楚,虽然可能长气了一点,但最 起码能够让人明白自己的意思,但说得太多人家会不喜欢。——可如果在高考英语作文的时候,你说的句子越复杂,评卷老师打分就越高。——结果,在谈论工作的 时候,我想说我妈妈在保险公司工作,但我不懂“保险公司” 用英语怎样说,我便说:“She works in a company that receives money that some people pay and would pay more money back to them that one day an illness or an accident happens to by the agreements that were made with them.”

      总的来说,美国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善谈、友好。


气候宜人的三藩市

 

      从三藩市机场出来,第一感觉就是——冷。不过,不久以后,我便深深地感受到什么叫“相对” 。相对8月酷热的江门市来说,三藩市这十来二十摄氏度就是冷。但当你穿上薄薄的长袖外套,在风光秀丽的街道上漫步,阵阵清爽的风迎面吹来的时候,那似凉非 凉、惬意舒心的感觉会告诉你,三藩市的确是一个气候宜人的城市。我这种结论很快就被证实了,导游说,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秋天。

      虽然说是“秋天” ,但绝不是飞叶飘零、稻浪滔滔、冷雨潇潇的景象。

      和朋友在三藩市倾斜度最大的街道“九转花街”疯狂地向上奔跑,朵朵鲜花急速后退,清风直拍额头。打破乘坐十来个小时飞机所积累下来的寂寞,畅想踏云冲天。跑及顶端,回头赏花,便有“暖日晴风初冻破”之感,那是春意盎然啊!


John W. North High School的停车场

 

      一进入North High School我便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校园里居然有个很大很大的停车场。初时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浪费,但后来才知道这个停车场有时候还不够用呢。原来,在 California十六岁就可以驾驶小汽车了,许多学生就是自己开小汽车回学校的。难怪他们也开设有关汽车的选修课,教室有几辆汽车,有各种各样的工具 用以拆车装车修车,不知道实情的人还会以为那是一个修车工场呢。

      说起开车,他们绝不像我国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那般的“飞车” 。我想这可能就是一个心态问题——物质决定意识嘛,在我们中国,由于汽车的人均拥有量极少,汽车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身份的象征,而“飞车”更是胆色的体现。 而在美国,汽车只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工具,你来个“飞车” ,别人还以为你疯了。如果他们是这么容易就拿生命开玩笑的话,那么他们美国人就不会那么重视医疗保险了。


Hyman家的狗

 

      在河滨市接待我的外国朋友叫Kyle Hyman。当他带我和我的另一位同学进他家的时候,他家的狗便大叫起来。我那位同学有点害怕而后退几步,我则像个木头伫立在那——不是我不怕那只狗,也不是我惊慌过度,而是那只狗拦住了我,要嗅完我全身才肯不叫,才肯走开。

      在Hyman家生活了一两天后,那只狗便对我和我的同学产生浓厚的兴趣。一见我们便扑过来,伸长脖子,要舔到我们的脸才肯罢休。Kyle见状总是笑,他 说:“She likes you. She’s always kissing you.(她喜欢你们,她总是在吻你们。)”我们只能苦笑,感觉就像吃了一顿难吃的晚餐还要感谢上帝一样──此时还要夸赞那狗说:“She’s very lively.(她非常活泼。)”以解窘况,但千万不能说错,一定要说“She’s ……(她……)” ,而不能说“It’s ……(它……)” ,因为他们家已经把狗当成自己的朋友,若你称那条狗为“It(它)”他们就会不高兴。所以在谈论中国菜的时候,我要加倍的小心,若把狗肉是中国人的盘中餐 这个“秘密”说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了。

      事实上,他们爱护动物的那份热情是许多中国人所不能理解得到的。


“恐怖”的静

 

      在与罗夫高中蓝星乐队共同举办的音乐晚会上,我又看到美国人的又一优秀品质。

      我在晚会上当“双语主持”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马上要出场宣布晚会开始了,但麦克风还没有人送来。在焦急万分之中,我问了一位罗夫高中的学生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她给我的回答是,我可以不用麦克风说话,观众会听到的,还说他们经常是这样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和我的拍挡走上台去开始晚会了。“恐怖”的事情来了,我们到台上一站好,全场马上静了下来,那种静不是不说话的静,而是禁止发声的静,是 恐怖的静,好像空气突然消失,声音失去传播介质,或者是我的耳朵突然被严严地盖住;好壮观的场面啊,静得连我差点也不敢开口,还害怕自己的呼吸声被观众听 到。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evening …”我们终于开口说话了,说得是那么的畅快,那么的自如,有如震撼全场,响彻云霄。果然,在一种“恐怖的静”之中,在一种高尚品德面前,不用麦克风, 言语亦能为人所听到,言语亦能闯进人的心扉……

      美国人在娱乐的时候可以玩得很开放,尽情投入;而在管乐演奏这种高雅艺术面前,他们表现出来的那种品质又实在是令你敬佩万分的。


Fast Pass

 

      在迪士尼乐园里,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堡,不是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不是熙熙攘攘的快乐的场面,而是令我大开眼界的一种排队的方式——Fast Pass。

      顾名思义,这种排队方式可让您花很少的时间排队就可以轮到。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这个Fast Pass的设置正是缓和迪士尼乐园每天几十万人流量所带来的拥挤的重要措施。


      在 一些极受欢迎的游戏项目前,你可以找到一排机器,你只要把带有磁条的迪士尼乐园入场券插入机子,机子就会弹出一张Fast Pass票,票上面写着一个进场时间,通常比你得到Fast Pass票的时间迟30至100分钟不等,譬如现在9:00,Fast Pass票会写着“10:00-10:45” ,这就是你的进场时间。此时就相当于有人在这里为你排队,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到其他地方玩,等到票上所写时间再回来就可以很快地从Fast Pass通道进入该游戏项目。

      不过,凭同一张迪士尼的入场券在同一项目只能得到一次Fast Pass服务,要再玩一次就必须到该项目的“Normal”通道排很长很长的“S”型队。

      面对这些“Fast Pass”机子,我真为美国的科技所感慨。疏导人潮,那用得上“工作人员”指挥,他们就用那几个机子,就可以轻松地用电脑控制该项目的排队人数。我们很小 就懂得如何用“统筹方法”来解决“泡茶问题” ,在“全国奥赛”里,众多“高手”解出许许多多的难题,但谁能告诉我,这些理论何时能够广泛应用于中国实际呢?

      我总是认为,理论基础是一个胃,实际应用是一碗饭,胃大饭少的后果是不言而喻的。


本页浏览次数:12254
分类:感悟
标签:

最新评论:

  • Lcm说道:

    看了之后,很惭愧,我连站在外国人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 popo说道:

    您高中的经历我听我姐说过。

  • szy说道:

    真的真的很不错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