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高达君

2003-10-30 00:00:00 评论(4)
此文章写于高三上学期,当时我建议《江门一中校刊》增设“学生社团”栏目,同时我也组织了一些我认为挺好的稿件,此为其一,但最终主编以“版面有限”为理由只选了其中一篇,而这篇则
请分享到:


纪念高达君

 

 

江门一中机械人协会会长    汤健琨

 

 

 

      我之所以成立机协,当然是出于对高达的热爱。我认为高达系列动画能够经久不衰,不仅在于其故事情节,更重要的是,高达虽然大多数是正义和力量的化身,但是高达所代表的政府或组织却往往是腐败无能与出尔反尔的集合体,它们打着正义及和平的旗号,利用军事威慑欺凌弱小,这些都使我想起了现实生活中……

 

 

 

 

      公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就是高达二十三周年华诞后不到一个月的一天,做完课间操后我独自在中心教学楼前徘徊,遇见何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高达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高达君一直就很得先生的钟爱。”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看的动画,大概是因为往往受时间限制之故罢,几乎都有始无终,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陪伴我成长至今的就只有他而已。我也早觉得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高达君之生存及发展毫无影响,但在其忠实FANS,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若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精神能量”,那自然可以对其作出更大贡献——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看的并非仅是动画。剧中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有什么言语?有感而发,是必须在心平气和之时。而此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贬斥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愤怒。我已经出离肤浅了。我将深味这些绝非只局限于动画的故事;以我的最大赞颂显示于人间,使它快意于我的愤怒,就将这作为FANS的菲薄的礼物,奉献在被拥护者的周围。

 

 

 

 

      真的FANS,敢于直面父母的责骂,敢于正视老师的批评。这是怎样的拥护者和支持者?然而“无聊”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无尽的唠叨,来贬低高达君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仅使留下模糊的记忆和断续的情节。在这模糊的记忆和断续的情节中,又给人偶然回味的机会,维持着这时高时低的位置。我不知道这样的“无聊”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无聊”中奋战;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高达君的华诞也差不多一个月,与“无聊”战斗得精疲力竭的FANS快要崩溃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我欣赏的动画角色中,高达君是我的最爱。最爱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曾经陪伴我感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最爱,而是日本动漫界中不可缺少的“台柱”。

 

 

      他的名字第一次为我所听,是在我还没有上小学,于家中观看其系列动画内两军交战的时候。其中的一方就有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高达君所在一方频频得胜,快要将敌方彻底消灭之时了,才有人指着电视屏幕告诉我:这就是高达。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使敌人闻风丧胆,单枪匹马就可以消灭敌人整支部队的,无论如何,总该是有点庞然大物的感觉的,但他却是小巧玲珑,有着完全符合东方人审美观的造型,待到迁居到象山新村,高达亦逐渐深入民心之后,他才始成为我的最爱,于是见面的回数就多了,也还是那么小巧玲珑,造型完全符合东方人的审美观。待到我已入读初三,其它的动画几乎一概不看的时候,父亲爱子心切,以成绩为由将其取缔,令我黯然至于泣下。而后就似乎不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次就几乎是永别了。

 

 

 

 

      我在初三某一天早晨,才知道父亲准备取缔我的部分爱好之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父亲居然亲自动手,取缔了我不少的合法爱好,而高达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都是以爱子心切,来推测父亲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心切到专制这地步。况且始终小巧玲珑,造型完全符合东方人的审美观的高达君,更何至于在父亲手下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那散了架的模型。还有一样,是他的被撕成碎片的画册。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仅是取缔,简直是封杀,因为碎片上还有父亲的指纹。

 

 

      但父亲就有令,说它们是“无聊”!

 

 

      但接着就有责骂,说它们是应该要抛弃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责骂,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高达FANS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它,高达君的模型,那时是毫不知情的。自然,不知情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遭遇,但竟然在父亲手中散架了,从柜子里被拿住,甩到地上,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粉碎;旁边的画册似乎无动于衷,被撕成四块,立仆;旁边的VCD光盘又是无动于衷,也被拿住,扔到墙上,再跌落地下,也立仆。但它还在地上滚动,父亲又在它身上踩了几下,于是成了一件废品。

 

 

      始终毫不知情的高达君的模型确是散架了,这是真的,有它自己的碎片为证;无动于衷的高达君的画册也撕碎了,有它自己的碎片为证;还有已经变成废品的VCD光盘在垃圾桶里呻吟。当三件东西从容地转辗于爱子心切的暴力行为中的时候,这是怎样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父亲的循循善诱的伟绩,教导我学会游泳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但是爱子心切的父亲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手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家中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玩意,在我家中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温柔慈爱的母亲以饭后的谈吱,或者给爱子心切的父亲作责骂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远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珍藏。FANS奋斗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珍藏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普通。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FANS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模糊的记忆中永存他的英姿。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以爱子心切来推测父亲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父亲竟会如此地专制,一是FANS竟至如此之无奈,一是普通的珍藏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高达君的英姿,是始于《机动战士——高达》,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强袭敌方基地,秒杀敌人军队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赞叹。至于这一回在取缔中连接被抛弃,以至被封杀的事实,则更足以为高达君的神奇力量,虽遭认为破坏,数件珍藏被毁,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若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普通FAN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忠实FANS,将更奋然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高达君!

 

 

后记

 

 

      最后,我还是要说一点,本文是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的仿写,体现了我的生活,但又高于生活,故有一定的夸张。事实上,父亲还是很疼爱我的。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


本页浏览次数:10594
分类:学生社团
标签:

最新评论:

  • ljx说道:

    Tom兄果然好文采!不负“美作”之名号!

  • SYE说道:

    高达;也是我儿时的偶像~~~谢谢你的文章!让我想起高达~~!
      汤圆??你几好吗?还记得我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