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正文

业作

2003-10-15 00:00:00 评论(0)
此文章写于高一级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结束当天傍晚,后来我对它作过修改,也增加了一些内容。这文章是我受我的恩师毛永秀的思想影响的初步体现。因此我把这篇文章视为我在高中阶段的代表作之一。 【2009年12月22日加注:现在再看一次以前的这篇不是为了写作业而写的文章,感觉我当时的心情肯定很复杂。也许这种青春的复杂心情不太利于我当时按照比较正常的学生学习轨迹走下去,可是我觉得当时的这种复杂这种不利,对我的人生历程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再赞成此文里面的一些观点,但是此文在当时代表了我对教育的原始思考,是作为一个当事人而做出的小心翼翼的造反,它为我今后在教育领域的探索,悄悄地买下了种子。】
请分享到:


业    作

 

何文超

 

 

 

      真没想到,右手写累了,本以为想换换手,也锻炼一下右脑,便用左手来写字,却一落笔就把字写倒了。

 

      粗心大意罢了,用右手写的时候,每写一个字,手就向笔尾的方向移一点儿,而用左手写字却与这相反,就是没注意这一点。

 

      可是,在右手累得麻木,左脑到了“物极必反”的地步,右脑到了“废置则退”的地步的时候,来个用左手写倒的“业作”,也不失为一件乐事,至少也能袭来一阵傻笑。

 

 

 

       “新价值”、“新价值规律”,我发现的;也许真的是发现,也许只能说是发明──

 

      在现代的学校里,“新价值”是体现在学习过程中的社会必要劳动。“新价值量”的大小决定于学懂某一知识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多少。不经过学生劳动学习的东西,如“可以看”、“可以听”(注意,不是“看”、“听”)即使对学生有使用价值,也不具有“新价值”。

 

       “新价格”是“新价值”的考试测验的分数表现。

 

      依照“新价值规律”,在学校里,学懂的知识与考试的成绩实行等价交换,而分数围绕“新价值量”进行上下波动,是“新价值规律”的表现形式。

 

      在“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还没实现,人脑中的知识有且只有明显的私有性的社会中,“新价值规律”自发地调节学生学习的精力在各科目中的分配;刺激教学的改进,学习效率的提高;促进学生的优胜劣汰。

 

      ── 一下子爆发出这么多“新”概念来,好像有点应接不暇;有点似火山爆发吧,爆发的产物利用得好,那创造的效益可多了,不是吗?至少,在今天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取消计划经济、由于人口众多而不得不进行的各类考试搞得火红火热的时候,它们是有用的。

 

 

 

      既然有了价值规律的作用,那么商家们就要无可奈何的去遵循它。

 

      一旦所谓的“新价值规律”被人们领悟,“作业”从此就被赋予新的概念──这正如商品经济出现以前的产品与现代的用来卖的产品简直就是两回事;古代的教,近代的教,现代的教,各不相同,有时是会体现在本质上的,那么“作业”就理所当然地变了。

 

 

 

      甲:怎么不交作业啦?

 

      乙:对不起,这项作业,我没有时间完成。

 

      甲:那你又有时间吃饭?

 

      乙:饭是每天都必须吃的。

 

      甲:作业何尝不是每天都要做的?

 

      乙:说的没错!

 

      甲:那你怎么不做作业?

 

      乙:我有说过我不做作业吗?

 

      甲:谁跟你做游戏?有做还不快交来?

 

      乙:唉,请问吃饭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养料还是为了获得饱的感觉?

 

      甲:你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乙:说“吃饭”就是废话?

 

      甲:那当然!

 

      乙:真的?

 

      甲:废话就是废话!

 

      乙:可你是第一个说起“吃饭”的呀!

 

      ……

 

      以上是我和某位课代表的一段对话。

 

      不知是时代进步的发展趋势,还是年龄增长的固有变化,作业在我心中的概念在不断地发生改变。

 

 

 

      如果拿“学生的任务是学习。”这句话来做辨析题的话,也许很多学生会首先苦思冥想,它究竟对在哪里,错在哪里──毕竟许多辨析题都是错中有对,对中有错的;而在此后,他们又会恍然想起他们的老师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于是便认为它是正确的了。

 

      而我却不是这样认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学生的任务是学习”好像是多用来批评人的,它有时是针对迟到、早退或旷课,有时是针对“早恋”,有时是针对作弊,还有其他,这么说来,这个“学习”就是相对于“无心向学”了。

 

      而这句话若是说给有心向学的学生听,那感觉又是不一样,至少不是严厉的批评——劝说罢了。那个时候就大多数是那位学生测验或者考试的成绩下降了,而他(她)又参加许多有益身心的课外活动。这时“学习”就是相对于“全面发展”了。

 

      以上所说的“学习”都是传统意义上的,而且有种十分浓厚的“听话”的意味在里面,这就像即使吃了一顿恶心的晚餐还要感谢上帝一样;在我看来,现在如果是如此般地学习,必将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

   

      如果我的说法是对的,那么新时期我们这些学生的任务看来就不应再是原来所说的学习了吧。

 

      时代变了,社会变了,观念变了,学习变了,作业也就变了。

 

      一方面,作业不再只是老师布置给学生的功课,更多的是学生布置给自己的功课。

 

      另一方面,作业不再只是课本上的内容──这里指的是预习、复习、背书、做习题等,参加各种各样的实践活动更是学生作为一个人要生存在这个社会上的必要作业。

   

      说到点子上,就是作业的范围大大地扩大了。

 

 

 

      变变变,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老师们当然知这变,老师也要变──却有着矛盾。

   

      老师们总是担心他们的学生不能随着社会的变而变,更担心的是怕学生变错了。那就索性保留那些“经验”和继续发扬“优良传统”吧;在报纸杂志上大说要如何如何改,却不忘在最后添上一句,说现阶段只能“无可奈何”地怎么怎么做。

 

      这也实在让学生失望。毕竟作为学生,做事怎么大胆也好,观念与行动都是很难走出老师、学校的圈子的。老师布置的作业若破坏了自己原先已订好的学习计划,自 己还是要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先做完──自己还没复习好,就要做有总结性、综合性的作业,这也要做;不够时间做,抄也得抄,这是一般的想法,也是“适者生存” 的唯一做法,不然的话,来了个“坏学生”的印象后,实现“作业二变”就是难上加难了。

   

      但老师们又是极端矛盾的,老师在学校里教书,也是社会上的工作者,那就要做一般工作者要做的事──处理好工作岗位中的各种关系。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如果老师带领学生来个变革,而因为这样与学校的上级领导过不去的话,那还会变吗?

 

      我退一步来说,学校领导心血来潮,要我们在假期搞社会调查,写调查报告,然后其兴奋地对大家说这是素质教育。在长期的旧式作业的熏陶后,学生们懂得什么是 值得做的了。调查嘛,玩玩吧!反正与高考没关系。别说什么综合科,考前几个月看一堆“热点材料”即可,反正那些材料说切题率达百分之九十几。

   

      有些人发挥想象力,在家里对几百个人作问卷调查,用电脑搞个漂亮一点的图表。放假回来,校长亲自检查,公开表扬他们做得好。

   

      有些人拿着学校的介绍信,别说到公司去,就是到机关去,苦苦哀求回答几个问题,结果得到几个缩略句回答,便被赶出大门,还有赠言:“有空就多读书嘛,你们又 不是什么专业人员!”到街上去问过路人几个问题吧,他们却看《今日说法》多了,警觉性极强,像刘胡兰那样说句“我什么也不知道!”便匆匆离去。把这些情况 写进报告里吧,结果被语文老师卡住,说这是校长亲自检查的,怎么能这样写?

   

      的确,的确,作业──变──业作!

 

 

 

      离考完期中考试的最后一科──政治已有几个小时了,“忘却的救主也快降临了吧”。

   

      这时,天边的最后一丝余辉也已消失在黑夜中了。

   

      傻笑过后,一顿不知是美味还是恶心的晚餐又是等待着我去品尝。

 

                           

写于考完期中考试的当天傍晚


本页浏览次数:8498
分类:生活
标签:

最新评论:

  • popo说道:

    作业
      ──变──业作!是什么意思呢?
      第2段口头很费;第4很精彩段

  • szy说道:

    很好的文章;是有感而发的文章才能言之有物;所以喜欢。
    很坚定为人师吗;毕业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