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重水复知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谈组织班级合唱比赛的经验与感受

2003-12-01 00:00:00 评论(0)
此文章写于2002年9月到10月,发表于江门一中校刊,是我高中时代的代表作之一,反映了我对与素质教育的思考。压题照片由江门一中团委提供,特此鸣谢。2004年7月28日,中青在线教育频道(edu.cyol.com)转载了此文。
请分享到:


山重水复知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谈组织班级合唱比赛经验感受

 

何文超

 

 

 

我们学校每年都会举办“红五月”歌咏比赛,所有非毕业班都以班为单位参与其中。作为素质教育的一项重要手段,这比赛确能使学生提高艺术素养,增强团队精 神,培养创新意识,充实课余生活。笔者曾分别在高一和高二的两次比赛中担任两个不同的班的指挥(我校对高二学生按照所选报的x科进行重新分班)和学生评 委,对这项比赛可谓感慨万端。下面将谈谈笔者的一些经验与感受,希望能给师生们一点启示。

 

一、 调情:黄昏送别与步入教堂

 

我所用的杀手锏是“调情法”。

 

真正懂得比较专业的音乐知识的人并不多,我必须面对这个事实。在对于乐理来说是良莠不齐的班集体里,我觉得没有必要认认真真地给同学们讲述太复杂的合唱技能。一方面他们的接受能力不会很强,也没有太多时间让他们去琢磨;另一方面,我不想让他们生出“很难”的概念而失去兴趣与信心;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也不太懂得如何很专业地去“教”。

 

我只能用文坛流行的一个说法——“不要太理性地去苦苦钻研,感觉对了,那就好了。”来作训练的指导思想。于是,在训练期间,特别是在唱之前,我都要不断地与大家进行“调情”。这里的“调情”是用语言、表情和动作给大家描绘一幅幅图画,把大家带到歌曲中的故事的情境中去,让大家尽可能地流露真情,达到人歌合一的境界。

 

高一,我们班的参赛歌曲是《送别》。我给大家描述:凄美的黄昏中,夕阳西下,落叶飘零,我们彳亍于萧瑟的古道,脚步放得很慢,到了长亭,两人执手相看泪眼,他(她)要走了,你伤痛地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远去的背影,你终究没能说出一个字——因为,你的喉咙,塞了个鸡蛋。这样,同学们便慢慢懂得如何表现悲感,如何竖起声音。

 

高二,我们班的参赛歌曲是《桑塔露琪亚》。我对大家说:桑塔露琪亚是意大利的一位女神。传说当时只有牺牲一位少女的生命,才能换取意大利人民的安定祥和的生活,这位少女就是桑塔露琪亚。我们要歌颂她,歌颂她的勇敢,歌颂她的美丽。而歌曲的内容是描述她在牺牲之前,在威尼斯的小河里,在小船上,与她的爱人看星星,度过最后的美好时光。在开始唱歌前,我总要说:现在,我们慢慢地步入教堂,眼前是一幅很大的桑塔露琪亚的画像,她是多么的美丽,两旁是燃着的红色的蜡烛,周围一片寂静……后来在处理强弱和渐变的问题上,我又描述“船”的形象,描述它是如何地微微晃动着;高潮部分,我强调星光是多么地灿烂,少女之心是多么激动,那个时刻又是多么神圣。

 

总之,我们不须过分强调如何唱才是科学的,才是准确的,我们要的是美的感觉。要知道,美妙的歌声都是美好心灵的外现,都是真实感情的流露。

 

二、 男低音:Enn & Boom

 

在高二,由于我们班的男生只有13人,除去当指挥的我就剩下12人,如果让他们唱一个很有旋律的声部,他们的声音会很突出,也难保他们会唱得很好。其他一些班在处理类似问题上,一般采取减弱男生音量的办法。如果没注意到这点的话,那会更糟糕,因为一般认为,男生与男生之间的音色差别较大,若没受专业训练,男生合唱难以和谐,而女生的差别会小一些,唱起来一般会比较和谐,正因如此,就我们一般的水平来说,一些班选择雄壮的歌曲如《游击队歌》来参赛,其效果往往不太理想。

 

怎样才能充分利用男声呢?我把男生全用来作低音节拍和声。当时我把《桑塔露琪亚》的两个版本——指挥家许知俊编的童声合唱版和斯维叶尼柯夫编的无伴奏合唱版综合起来,按照我们班的特点进行重新整编。请看一片段:(注:第一行歌词为意大利文)

 


 

这五个声部中,最下面的一个是男生唱的,男生唱“Enn”(发[n]音,不发[en]音)后,唱和声的其他三个女声部紧接着唱“her”,交替轮唱;到了高潮,男声改唱“Boom”[bum],女生改唱“Do”[du:]。这样就可以充分利用男低音的雄浑,而且男生同时唱低音,往往易于和谐,与女中高音交相辉映。这样还能解决有些男生不愿“扮女生尖叫”的问题,从而减小训练阻力。

 

三、 我是指挥,不是指挥棒

 

做好一个指挥,不在于能否在台上指挥时摆出多么优美的动作,而在于能否调动同学们的情绪,使其积极参与到歌唱之中。

 

合唱训练不是军事训练,我不赞成用命令式的口吻指挥同学们。

 

我清楚记得在高一时,那是训练的初期,我正指挥同学们深情地歌唱着,忽然发现其中有个同学在吃面条,还要发出“嘘嘘”的声响,当时我是有点恼火的。但我也深知,没兴趣唱歌的同学,你怎么样骂怎么样发火,他也不懂得合唱的情趣。

 

那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些充满以人为本的精神的老师的经典话语:“上我的课可以吃早餐,可以喝水,因为我深知不吃早餐和缺水的害处。”“如果你很困,那就先趴在桌上睡五分钟再起来继续听课,这样的效果也许更好。”……

 

于是,我也“以人为本”起来,我跟大家说:“歌声是具体情景的体现,需要经过艺术的加工,而不是具体情景的照搬,在刚才的训练中,我听到‘嘘嘘’声,好像是哭泣或者是擦鼻涕的声响,虽然合乎《送别》的情调,却显得造作,我们需要的是把情绪控制在哭与不哭之间……”我想他是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他后来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不但认真地唱,而且还经常给我提意见,在我看来,一股“好玩”的情绪在他心中激荡着。事实上,也只有让同学们觉得“好玩”,而且“玩”得出色,指挥才算成功。

 

所以,与其说指挥者是指挥同学们唱歌的人,不如说是引导同学们并与之一同享受高层次的精神生活的人。看到“三拍子”的符号,你是否在想着以前音乐老师如何教你用手划三角形?你是否要整首歌都在机械式地划三角形?发现同学们难以唱好歌谱所示的某个部分,你是否还在苦思着如何才能训练出一个高水平?你是否有勇气去修改著名音乐家所写的歌谱?发现同学们因为前面一节课科任老师责备全班测验成绩很差而唱得一点感觉都没有时,你是否会埋怨他们不够认真,易受干扰?你是否有勇气破例地提前十分钟散场放学?怎样才能真正做好一个指挥呢?我想关键是要时刻想着自己不是一根冷冰冰的指挥棒。

 

四、 同步过冬,拥抱真正的成功

 

每一个班都会很重视这个比赛,当然也希望能够获奖。但有个班却没多指望能够获奖,他们只想表现一下,宣泄一下——他们选择了当时在香港唱得很热的粤语通俗流行歌《同步过冬》作为参赛歌曲。在其他人看来,他们是另类的,出格的,不太正常的。那一段时间,满耳是对他们的指责声,同学们都断言他们将表现得如何如何的差。当时我大概也默认了。

 

然而,到了比赛当晚,我坐在学生评委席欣赏他们的杰作时(比赛规定每班派出一位学生作为评委对除了本班和本班出场的前一个班与后一个班的其他各班进行评分),我却对他们完全改观了。他们每个人都精神饱满,热情洋溢。他们字字都用劲地唱,越是到高潮,越是激动,越是兴奋。他们的每个表情、每个声音、每个动作,无不充满强烈青春气息。“同步过冬 / 一起冀待晴空 / 双肩不怎么重 ……”唱到高潮,我暗想他们虽然有那份热情,但那个真声男高音的确是很难唱的,他们能否顶上去呢?当我还在纳闷,一声“我愿雪下过亦带着希望的手信”彻彻底底地震撼了我的心。他们用两三个高大健壮的男生唱这一句,当时我清楚地看到他们头向上仰,脸涨得通红,就连颈部露出的颤动着的青筋也能在台下看得一清二楚,他们终究没有跑调。“走过寒冬 / 拥抱成功”他们团结地激昂地唱完了。在回座位的路上,他们相互击掌、拍肩、拥抱,甚至流泪。看到这样的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我怎能不感动呢?在场没有多少人鼓掌,但我却要把手掌拍烂!

 

我给了他们78分,当时我深知,我这个分数肯定会被列入“极端分数”范围内(最高和最低分各五个)而不被计入总分。但我想反问,有多少个班能够如此充分地把自己的情感融入到歌唱中去?有多少个班能够真正地用一首歌把全班的心串起来?有多少个班能够用歌声淋漓尽致地表现属于我们年轻一代的不畏艰险、充满信心、共恤患难、奋发向前的精神,而不是其他领域的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那次比赛,他们才是真正的优胜者。

 

现在社会上一直在谈素质教育,我们知道大概能用哪些手段实现素质教育,但我们的“素质”又是不是仅仅局限于通常所认为的能歌善舞、能说会道、琴棋书画皆通晓之?作为素质教育的受益者,我要说的是,素质教育的内涵是丰富多彩的,它需要人们不断地去挖掘,去发现。教育者每次实施的素质教育活动的目的是基本明确的,但实际操作中,又往往会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具体的收获,如“调情法”、男低音的巧用、以人为本精神的应用、真正成功者的发现,这些都是难以预计的。教育者能否及时地发现和总结,并且以此充实素质教育的理论,关系到我们的教育事业能否高速健康地发展。而受教育者能否感悟并理性地去思考,也关系到自身能否更好地进一步提高素质。请记住:山重水复知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页浏览次数:965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