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习>>心理>>正文

论严与宽

2004-04-18 00:00:00 评论(0)
这是我的“大学语文”课程的一篇作业,命题作文,写于2004年4月12日到18日。虽然题目看起来比较古板,但是我写着却与中学的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完全没有一种排斥心理。也许,在大学里,知识面已经扩展,觉得自由度非常高!写着心情还挺舒畅!
请分享到:


论严与宽

 

何文超

 

      严与宽是两种对立的做事态度、行为品质和物理状态。这对关系以人为中心,延伸和发展出丰富多彩的人类活动。在这些种类纷繁的人类活动中,我们大致可以归结出两种不同的心理根源,严与宽事实上是由两种不同的心理基础所支撑的表象内化的抽象概念。笔者以为,严——以行为主义支撑;宽——以人本主义支撑。

 

      给你一个模具,你可以打出相同模样的月饼;给你一个压面器,你可以压出相同截面的面条;给你一个冰格,你可以结出相同大小的冰块……其实重点不在于相同,而在于能否做出人所希望所预计的效果,人的构思能够成为现实,才再去考虑批量生产。这种做法事实上是制定一套程序、模式、规则,让被加工的物品严格地遵守,从而达到预期目标。

 

      上个世纪初,行为主义心理学的创始人华生(J. Watson)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公式:“刺激(Stimulation)—反应(Reflection)” 。套用到严的思想中来,就是要准备一套刺激机制,使被加工品严格地充分地接收刺激,从而作出人们想要的变化。

 

      华生(J. Watson)就这样推论,“给我一个健全的婴儿和我可以用以培养他们的特殊世界,我就可以保证随机选出任何一个,不问他的才能、倾向、本领和他父母的职业及种族如何,我都可以把他们练成我所选定的任何类型的特殊人物,如医生、律师、艺术家、大商人或甚至于乞丐、小偷。”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我们可以再做一个二级推论,就可以这样认为,给我一帮健全的严格遵守规矩的人和一套可以实现的规矩,以及不受规矩以外的刺激干扰的环境,我可以让他们都具备规矩所设定的属性。

 

      如果这些结论都成立,那么我们的社会就应该以严为中心,延伸和发展出各种规矩,并且要求人们按照这种规矩去行事,以达到社会不断进步的目的。

 

      可是,人,毕竟不是月饼,不是面条,不是冰块;人周围的环境和刺激体,也毕竟不是模具,不是压面器,不是冰格。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事物,这个极其复杂的事物组成的社会,更是难以捉摸透彻。

 

      我给你一条“不许随地吐痰,否则罚款1500元!”的规矩,你也许就这么接受了。但是当你看到有人随地吐痰却没被执法人员发现,你的思想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看一次不够,再见一次,再见一次……当你听到有人说执法人员有时候会收受贿赂,私下给他100元,就不罚你1500元了,你是否开始动摇了?听一次不够,再听一次,再听一次……怎么样?你现在喉咙不舒服了,有粘液,你在一个角落,没人看见的,你怎么样?

 

      规矩是大众化的,不可能只针对某一个人。社会上不可能出现为每一个人量身订造的规矩,一方面,制定规矩的工作量太大;另一方面,这样会造成不公平。同时,特定规矩以外的刺激干扰(这也可称为另外的规矩)是不能排除的,人的内心状态也很难统筹划一。即使后来另一位行为主义心理学家斯金纳(B. F. Skinner)作出补充,强调规矩刺激需要巧妙地进行重复和强化,才能更好的实现预期目标,但是这样也只不过是表面功夫,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因此,宽,就有产生的必要了。 

 

      历史上,秦统一中国,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其所坚持的法家思想。战国后期,兵火纷扰,群雄并起,先后盛极一时的七雄中,惟有秦国雄霸一方。人们都希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种种纷争来一个了结。这种大环境中,人们的心态比较一致,因此法家的“严”的思想突现其效用。然而当人们安定下来,社会生活主题已不再是战争的时候,法家之“严”的效用就会失去。而“黄老之治”的“宽”的思想,成为刘邦一大法宝。无论是楚汉之争中笼络人心,还是西汉初期休养生息,儒家和道家的 “宽”的思想都尽显无穷的魅力! 

 

      事实上,“宽”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人” ,特别是人的内心需求! 

 

      上世纪六十年代,人本主义心理学的创始人马斯洛(A. Maslow)指出,人天生具有一种蕴藏着无限潜能的内在自然,内在自然的充分展露就达到了自我实现。

 

     我是这样理解的,人在遵守既定规矩的同时,还拥有一种内在的潜力,它可以创造出可能优于规矩订立之时所预期的效果。但前提就是,人要有足够的发挥空间,同时要有作出这种更优的行为或走向更优的状态的内心需求。要实现这两个条件,在具体操作上,就必须给人注入“宽”的思想和实施“宽”的行为。 

 

      另一位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C. Rogers)甚至提出“非指导性”理论。要使人达到某种目标,重要的是调动人的情感和态度因素,而非制定和落实某种规矩或者指令。使动者和受动者一旦建立了一种绝对信任的关系,那么,受动者就会下意识地调动起一切潜能,去往使动者的目标或者比其更优的目标前进。

 

      但事实上,人本主义者提出的这些前提还是很难实现。要调动人的情绪和态度因素,只能从个案或有限区域里出发,无法实现其大众化。因此我们有必要探寻出一种能够同时发挥严与宽的优势的方法!

 

      笔者以为,以行为主义为形,以人本主义为质,两者有机结合,方是严与宽优势互补的出路。

 

      在长期的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人们已经普遍习惯了在生活中遵循一些规则,社会的上层也习惯了制定和修改一些刺激体,使大众往一个特定方向走。在一个组织里面也是,组织里各成员都因承认某种规则或者理念而聚合到一起。那么,规则是应该保留下来的,这样,人们才感到“正常”。

 

      但是,制定规则的出发点不应该是规则本身,而应该是考虑如何满足预期遵循者的内心需求,同时做出预期的行为。比如激励机制,奖钱,可以满足部分人对物质的需求,他们会努力地自发地改变行为的现状,趋向规则的预期;排行,可以满足部分人对尊重和敬佩的需求……而在这之中,作出种种暗示,遵循者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充分展现自己的能力,以求更佳的效果,那么,前面的需求基本满足后,他们就会出现“作出事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的自我实现的需求。

 

      这里可以看出,制定规则是为了更好地发挥个人潜能。一旦科学的规则被确立,就应该严格的执行。这里的“严”事实上是为了保证“宽”的价值。因为“严”并不是规则的“严”,而是实施过程的“严”。这里的“宽”,是规则制定时考虑了人的内心需求而体现出来的“宽”,而不能理解为“随意”。

 

      按照这种理论,月饼可以做成心形了,也可以创新一下,做出冰皮月饼,还有各式礼盒包装;面条可以用手拉了,还可以表演一番;冰?做冰雕吧!虽然看上去它们还是接受了特定的刺激而发生变化,但其内涵却丰富了许多,关键是人性化地对其刺激!这样,人们就更愿意接受它们了!

 

      把目光从物转到人身上吧!看看美国人。人们总说他们想称霸世界,这也未免有点偏激。他们内心觉得无比的自由,他们普遍对自己的制度非常满意,甚至认为他们现时的社会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社会!就因为他们的“自由”。他们的“自由”观念可以看作是一种“宽”的理念,既然他们从心底处彻底接纳了“宽”,就有一种需求,希望用“严”的思想把它固定下来。也因为他们从心底处彻底接纳了他们的自由理念,所以本着一种希望惠泽他国的好意,他们对他国也使用了“严”的方法了。

 

      这可以引申出一个结论,就是“严”与“宽”的结合,适用于主体,未必适用于客体,这是由“宽”的个别性所决定的!也就是说,规则体现的“宽”的思想也有“宽”的程度的差别。实践中应该注意这个问题!

 

      总的来说,严与宽有其矛盾的一面,但其内涵是丰富的,取其内涵中的相应部分进行结合,即可统一,进而在双优的局面下创造出惊人的力量!认识严与宽不应从行为的施与授出发,而应该从心理的角度去进行剖析,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抽取两者各自的优点,并且科学地运用于主体和客体!


本页浏览次数:6191
分类:心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