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感悟>>正文

衣服

2004-03-29 00:00:00 评论(0)
这是我高中时代里写的一篇用于参加市里举办的征文比赛的文章,文章以一个学生眼里关于“衣服”的概念的变化,来反映他所在的这个社会的变化进程。
请分享到:


衣  服

 


何文超


 
      “来!看我拿了些什么东西给你!”随着这温暖的呼唤,我姑姑挺兴奋地拖着一个大包,走进了我那小小的房间。

      我早已知道她来干什么——把我表哥那些不需要的衣服送给我。

      那时我正读小学一年级。对于衣服来说,我最喜欢的是那些印有卡通人物的,当然穿得舒适也同等重要。在当时,由于家庭的感染,我对衣服没有多少概念,只知道衣服是父亲给的或者母亲做的,这都是很有亲切感的——毕竟是父亲曾穿过的,父亲的美好形象与力量源泉都融入了衣服,穿起来精神倍增,感觉自己好像成熟了起来;而母亲做的毛衣,倾注了她的心血,虽然穿起来也许有点不舒服,但母爱足以掩盖这些瑕疵。然而,我就是不喜欢别人送我旧衣服。姑姑走进我的房间,我油然生出不快之感。

      她弯下身子,动作麻利地拿出一捆东西。这就是送我的衣服,我很不情愿地看着。在我眼中,凡是颜色褪去,都变成尘土满布;凡是拉链不顺,都变成与我作对;凡是气味不佳,都变成臭气熏天;凡是斑点露相,都变成满目疮痍。
我有一万个不情愿,也有一万个无奈。

      姑姑还能勉强保持她的微笑。整理着那些衣服,收敛了一点,郑重地说了句:

      “好好珍惜,要买件衣服并不容易!”
   
      这岂不把我逼向“绝境”了吗?

      不过,这话倒是说出了父母的心声。那时候的江门市,卖衣服的地方并不多,而卖童装的更是少有。这样,在价值规律的作用下,它们的价格肯定不菲。所以,父母总是害怕带我去买衣服。

      还记得江门市那时候卖衣服比较多的地方是常安路。那时候的常安路,并不像今天的常安步行街,那时一眼望过去,车来人往,看多买少。我们不能说它是纯粹的商业街,只能说它是连接紫茶路和长堤路的重要通道,然后顺带办点商业罢了。街道左右两边,零星地分布着几家专门卖衣服的小店。你无法一下子就找到,因为他们都是没有什么品牌可言的,更不会有多么醒目的招牌。不过大多行人也不会急切地要找什么商店。因为走在常安路,他们就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让他们欲行而又想却步的矛盾心理——自己是想买些东西的,但眼看血汗钱又将离自己而去,又有所动摇了。多数人也不会盛装而去——也许,这是在掩饰买不起什么的窘态,只像是路过,“随便看看”而已。

      但父母似乎却无法逃避那样的尴尬。我们走进一家卖童装的店子。店里的灯光并不明亮,好像生怕顾客清楚地看出衣服有什么瑕疵似的。所摆放出来卖的衣服款式很少,同一款式要放多件出来以堆满多余的空间。店主的热情也不大。我们走进去,只见那个卖衣服的懒洋洋地坐着,见有顾客光临,才慢吞吞地走过来。

      当父亲看到我想要的那套衣服的价钱时,我分明看到父亲的眼睛稍稍闭合,在闭合中又把视线从我那充满期盼的眼睛转向别处。他的嘴唇紧缩了一下,好像在抑制着些什么,最后无奈地说:

      “还是到其他地方看看吧,也许会便宜一点……”

      最终,什么衣服也没买上。从那以后,父母也很少带我出去买衣服了。就这样,我小时候穿衣服就是这样胡混过去。生活在这种环境中,我似乎变得与世隔绝,全然不知外面的衣服是如何地发生着变化。
   
      直到一天中午——那时我刚上初中——父亲突然给我五十元钱,让我自己去买套新衣服,我才对衣服这一事物有更多的概念。
   
      “我看你有许多衣服已经不合身了,现在你也大了,自己去挑选你喜欢的衣服吧!”父亲微笑着说。他的视线,始终落在我那不解的眼睛上。
   
      我看着那张五十元的钞票,恍惚之中已陷入了思索中去。

      不知是何时形成的观念,在小学的日子里,我总是抱有另外一种眼光看待那些“衣着新潮”的同学,总觉得他们是坏分子。这里所谓的“新潮”,是相对于我所穿的“旧式”的衣服而言的。那时候,老师、学校揪出来批判的“坏学生”,大多是很“新潮”的:他们穿着“破烂的”牛仔裤,好像唯恐别人不知他们是多么有钱,可以任意糟蹋;他们穿着印有妖魔、杀手等恐怖图案的黑T恤,好像是要告诉人家他们是何等的恐怖。对于他们,我的排斥心理是很强的。为了保持我的“高洁”,我总是规规矩矩地穿衣服,以得到老师的赞许。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我上学穿得“规规矩矩”并不是完全发自内心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迫不得已的,是不“同流合污”的标志,是在老师面前制造 “好孩子”形象的伎俩。平心而论,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穿上新的好衣服的,只是别太夸张即可——因为,周围的许多同学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新潮”起来了——包括“好学生”。一种强烈的“落后”的感觉,充斥于我纯洁而迷惘的心。也许,追求新的、好的东西,是人本能的需求吧?不论是什么人。

      然而,我还是显得有点保守,主要是生怕别人反过来用我以前看待“坏学生”的眼光看待我了。

      带着矛盾的心情,我来到了常安路。

      街上挤满各得其乐的人们。真没想到,在大白天里,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闲逛。他们各式各样的衣装,无不在我眼底闪动着。很明显,走在常安路的人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新衣服。因为,那都是些色彩鲜艳夺目,让你看时感到惊奇,看后还再想看的衣服;是一些全身穿着柔丽缥缈的粉色裙子的女孩子,配上一个小巧精致的毛茸茸的背囊的清丽的形象;还有那两个外侧面都有拉链由裤头直通裤脚的,让我产生“亏他想得出”之感的运动裤。

      行人是让我惊讶了,商铺的变化更让我震撼:

      各式各样的醒目的大招牌,让我眼花缭乱。商家们肯定花了不少钱在装修上。店里灯光璀璨,衣服摆放整齐,一眼看去每件都是好样儿的。没等我开口,热情洋溢的店员已跃到我面前,她那般微笑充满着青春活力,白里透红的脸蛋透露出对工作的无比热忱。“先生,欢迎光临,随便看看吧!”她甜美的声音确实打动了我的心了。

      当我醉心于那服务的热情中,我突然发现人群中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啊,那是我在小学里最喜欢的李老师。

      我一看过去就知道她穿的是旗袍。然而当我再仔细一看,好像又与传统的旗袍有所区别:

      在脖子部位,有雪白亮滑的毛从旗袍顶部内侧向外延伸,并不是完全包裹脖子,却又让人看了感到温暖而又不乏舒适的清凉。这种设计,让老师尽显高贵之魅力。旗袍主体是淡黄色,中央绣着一棵牡丹,粉红的花瓣用亮丽的金丝勾勒。最特别的就是枝叶的形态,它并没有按常理自然地安放,却像被既强烈又带有柔情的风吹得轮廓也扭曲了,随风飘舞起来,枝叶已被图案化了,其勾勒的细线打破了约束,自由地伸展开去。这种设计实在太新奇巧妙了!这正是以中国传统旗袍为载体,融入西方服饰文化中很流行的后现实主义的理念啊!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平时她一般只是穿教师制服或者朴素的衣服。然而在休闲时,她这样的穿着实在让我发出“外表美丽与内在人格魅力达到完美结合”的感叹!

      这时,所有疑虑都烟消云散了,我要买一件新的好衣服的决心更加坚定了。我有足够的理智,取下我喜欢的衣服,走向收款台……

      衣服是好了,衣服是多了,衣服的内涵也逐渐地为我所发掘。

      到了高中,我参加了学校管弦乐团。在前年的暑假,我有幸被选中,到江门市的姐妹城市——美国加州河滨市演出交流。我们与诺芙高中的蓝星乐队在当地共同举办了一场音乐晚会。在晚会上,我当“双语主持人”。

      我的心情相当兴奋而又相当紧张。以前我想也没有想过可以到外国去,而且不是一般的旅游,而是文化艺术的交流呢!心想“闭关自守”在我国的历史长河中已一去不复返,自己沐浴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春风里,那种甜美的滋味就在心头涌动着。

      那时我穿的是我的校服——白衬衣和深蓝色西裤。

      当我在幕前大方得体地作了精彩的开场白后,我转身回去。随着幕的打开,我惊讶地发现,坐在台上准备演奏的美国学生所穿的西装是多么的美啊!简直让我目瞪口呆。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每种款色的西装都放射出夺目的光彩。白的纯洁高雅,黑的潇洒雄浑,黑白相间的更是让人耳目一新。他们的皮鞋全都发出高亮的油光,使得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那些并不是演出制服,他们所穿的西装都是他们自己的。按要求,他们是可以穿便服的,然而他们自个儿穿得如此漂亮,如此庄重,那是对艺术的尊重啊!

      我想,当我们把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梁祝”带给他们的时候,似乎也应把人家好的东西吸取过来。

      此后的第二年,轮到他们来我们这里。我申请接待一个美国学生到我家住。“家庭自由活动”那天,我们和那个美国学生与爷爷奶奶及其他亲戚一起在一家酒店吃晚饭。在出门前的半小时,他说要穿件像样的衣服。初时这并没有引起我多少注意。可是当他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又再次目瞪口呆了。

      他穿一条黑色的西裤,一件白色的衬衣,还打上了领带。他说,这是礼貌,与这么多人特别是有长辈在其中共进晚餐是要这样的。我连忙劝他说,不用这样的,像平时那样穿T恤即可。可是他还是放不下,最多只把领带取下。

      啊!这是对人的尊重。衣服的内涵,该有多么深远啊!

      现在,我终于明白到改革开放的伟大了。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衣服”在我的观念中不断地发生变化,“衣服”的变化不仅仅是意味着质量的提高,品种与供应的增多,对人们“爱美”的满足,更重要的是:在开放的今天,在文化的国际化中,我们感受到更多的“拿来主义”。我们的精神文明不断地深化,不断地发展……


本页浏览次数:38554
分类:感悟
标签: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阳雪琴说道:

    衣服可以折射出很多的东西,比如性格,修养,又比如社会背景和风气。。 小时候我也跟你一样,我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那时候也没想那么多,有衣服穿就很开心了。其实我觉得你的文章不是非常好,不过它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很多事情,我突然想我妈妈了。。 我喜欢浅色的纯色衣服,比如白色的T恤。看着穿浅色衣服的人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慢慢的体味那种心境。。 想起那天,妈妈在我等了她2个多小时后才骑自行车出现在我的眼前时的那一幕,我发现母亲其实很漂亮的,真的。我想母亲年轻时一定很美。可惜因为那天我等了很久,所以心情很差,我朝母亲发火。现在想起来真的很不应该。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我一定不会再发火。只是这已经不可能了,母亲已经离开了我,去了爸爸那里。我真的很难以接受,在一年里,我失去了爸爸和妈妈,成了孤儿!。 何文超,有句话想对你说,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句话也许你不陌生,可是这种感觉,这种无奈与悲凉你却无法体会。在你的文章中,读到你对你父亲的描写,我想你是很幸福的,希望你好好珍惜你现在的幸福。。 我今年高考,要上大学了,现在我在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学费,我想问你,你申请的国家奖学金得到了吗?当初你上大学时,你的学费是怎样解决的?可以给我回邮件回答吗?

    • 何文超说道:

      奖学金没有申请到,按照标准,尚没轮到我。不过我一直在争取学校设立的奖学金。同时,在学习期间,我也在参与操作一些项目(如旅游、培训、证券等项目),也赚到一些钱。但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是家里的支持。因此,我很感谢我家里对我的支持,同时也承诺将来给予回报!

  • 小小说道:

    怎样看待衣服,我想跟我们的心情很有关系吧.心情好的时候,平常觉得一般或者难看的衣服都会觉得挺不错的.。 有听过这样的一个问题吗?。 "世界上最耐穿的衣服是什么衣服?"。 答案是:"你最不喜欢的衣服."。 我觉得这个很有趣,而且很有意思.。 有时候真的觉得不喜欢穿别人的旧衣服,可是,适合就好啦,或者说,自己穿得比原来这件衣服的主人好看,那不是也不错的吗?

  • 何雪说道:

    我是一个女生的认为啊.一个人穿的衣服是很重要的啊.比如在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代表你的气气质.

  • 张少龙说道:

    很好!

  • Honey说道:

    文章写的还不错,些出了一个朴实孩子的想法。当然作为孩子的我—也许不会太理解可我也知道作者所想些的东西是什么,,,不久以后大家都会明白衣服的真谛!!!!!

  • 叶..想..忘..说道:

    一个人的衣着可以体现一个人的……………

  • 叶..想..忘..说道:

    衣服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气质外型.

  • 叶子说道:

    衣服呀,呵呵!我只知道好看就行了。最重要是要体现一个人的素质与休养。

  • Lcm说道:

    衣服体现着人的审美观,性格,习惯,地位,是一个人的写照

  • dd说道:

    好的文章可以叫人有一种。美妙的感觉。 就象着一篇。 不错 的东西

  • 陈科说道:

    原来衣服背后也有这么多内涵。 这是我买衣服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的。 好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