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收费的依据是什么?

2005-01-12 00:00:00 评论(0)
这是给我们讲授“教育经济学”的曾晓东副教授给我们出的一道学术训练题目,我把我的答案跟大家分享
请分享到:


高等教育收费的依据是什么?

 

 

何文超

 

 

 

一、政府财力下降,资助高等教育增长率下降

 

在高教经费需求持续膨胀的20 世纪晚期,经济全球化以及事实上资本和生产设施的无限的流动性使政府为了保持经济的活力和地区的竞争力而不能维持高税率,从而限制了公共部门的规模,和政府资助高等教育的能力。同时,不同社会部门对公共资金的竞争日益激烈:从小学教育到中学教育、到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住房条件改善、公共卫生、环境保护和社会福利,都因为其特殊的重要性而在政府资金分配中占据相应的比例而且在努力争取扩大各自的分额。

 

在政府财政能力下降的情况下,经费投入的不足和规模的扩张导致高等教育经费紧张状况不断加剧。虽然教育经费占财政收入比重的上升说明了政府财政对于教育和高等教育投资的努力和热情并未减退,但是由于政府财政能力的下降,政府高等教育拨款的增长速度相当缓慢,上世纪90 年代个别年度扣除物价上涨因素的财政预算内高等教育事业费总量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二、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政府投入不足

 

由于我国高等教育的规模在持续扩张,在1998年我国政府采纳汤敏博士提出的全面扩招以抵挡亚洲金融危机的策略后,我国高等教育规模到现在已进入大众化阶段。政府投入的不足和规模的扩张两重因素导致了当时高等教育系统的经费投入严重紧缺,众多高等学校的财政经常处于困窘之中。一方面,各系各单位频频抱怨公务经费和业务经费不足,实验、实习课不能按要求开出。仪器设备不仅数量不足,而且有许多是在超期服役,不能得到及时的更新。教学、科研用房也十分紧张。另一方面,教职员工相应增长,工资成本不断提升。同时,社会上关于提高教师工资,改善教师工作、生活条件的呼声也频繁地见诸报端。

 

 

三、“利益获得”原则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相对于基础教育来说,上大学对个人来说是一种收益很高的投资行为,而导致高等教育经费需求膨胀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对高等教育机会的追求而带来的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展。当社会收益等于或小于社会成本,而个人收益仍大于社会成本,由于个人需求驱动导致的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从而发生的高等教育成本与社会收益的差值,就应当由受教育者个人来分担。简单说来,就是受教育者由于其接受的高等教育而获得了高于他人的个人收益,因此其本人或家庭理应分担部分高等教育成本。

 

 

四、高等教育个人实际支出应等于个人愿意支出

 

合理的个人高等教育投资支出,应该使个人的实际投资支出大致等于个人意愿投资支出。如果需要,也可使个人实际投资支出接近个人最大可能性支出。如果个人的实际投资支出小于个人的意愿投资支出,则意味着现行的收费标准太低,应该提高收费标准,增加个人的实际投资支出。

 

个人对高等教育投资总的来说是一项私人投资收益率高的投资活动。绝大多数家庭对高等教育的意愿投资支出都比较高,有的甚至会接近最大可能性支出。许多家庭对高等教育投资的安排,首先将按照先基本生活费用,后投资支出的优先顺序进行,如果不足,则会压缩一定的生活费用,动用一定的储蓄,甚至通过举债来筹措。只有这样,才能与高等教育较高的私人收益率相适应。

 

 

五、个人支付能力上升

 

随着我国人均GDP突破1000美元的大关,我国居民的收入不断增加,以及凯恩斯指数不断下降,我国居民对高等教育的学费的支付能力也不断地提高。按照“谁支付能力高谁投资”的原则,在政府财力下降的同时,个人对高等教育的贡献应该有所增加。依据可以参照“预期家庭贡献”计算方法(根据家庭收入、家庭财产积蓄、家庭人口、家庭人口的健康状况等因素综合计算),公式为:

 

预期家庭贡献 =(家庭收入 + 财产 + 学生个人积蓄)-(人均生活开支 × 人口 )

 

因此,高等教育在这种情况下理应通过提高收费标准,增加家庭贡献,使整体效益提升。

 

 

 

 

 

参考文献:

 

  • 郑礼明:《高等教育投资资源的优化配置》,西南财经大学1997级硕士研究生论文
  • 戚业国等:《高等学校收费与学生资助的理论基础》,《江苏高等》1998年第6期

本页浏览次数:5296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