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福泽谕吉《劝学篇》中的独立观

2006-04-28 00:00:00 评论(0)
这是给我们讲授“中外教育”课程的胡学亮教授给我们布置的一篇平时作业,题目就是让我们对福泽谕吉的《劝学篇》发表评论。
请分享到:


福泽谕吉劝学篇》中的独立观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教育学院教育经营系       何文超

 

 

摘要:日本近代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福泽谕吉在《劝学篇》中宣扬的独立自尊的思想,在当时日本社会中引起极大的反响。他提出“人人独立,国家就能独立”的著名论断。我们针对这一理论进行研究,发现这种思想实际上不能作为一个国家的战略思想,而只能作为个人修身的参考。本文将对福泽谕吉关于这个论断的三大理由进行逐一辩驳,以期明辨其理论的真正价值在于个人思想和价值观的转变,而不在于引领社会政治的前进。

 

关键词:福泽谕吉;劝学篇;独立观

 

 

 

泽谕在《劝学篇》中所体现的独立观,可以概括为“人人独立,国家就能独立”。他认为,如果国人没有独立的精神,国家独立的权利是不能伸张的。他对他的这个观点进行论述的时候,主要给出三条理由,本文将对这三条理由进行评述,并且提出一些不同意见。

 

一、驳“没有独立精神的人,就不会深切地关怀国事。”

 

泽谕吉所指的独立,意思是没有依赖他人的心理,能够自己支配自己。他认为,国民如果都有这样的独立精神,不依赖国家,那么在国家面临威胁的时候,国民就会尽自己的责任保卫国家。相反,如果国民没有独立的人格,就不想承担责任,总希望从他人(或者说是国家)得到帮助,按照既定的道路走下去。此时,如果国家受到威胁,由于没有独立精神,因此觉得不值得为此而付出太多,更不用说为国捐躯。

 

诚然,过分依赖最终导致的结果必然是责任的推卸,因为社会中的潜规则告诉我们,谁决策谁负责。如果依赖性达到一定的程度,就意味着不可能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更不可能伸张自己的意愿,最终不可能拥有决策权。由于没有做出决策,而是根据国家的指示去做,如果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社会依然和谐的话,那是不会出什么乱子,充其量只不过是影响社会发展的进程,降低速度而已。但是,如果国家处于危机中,特别是一旦决策者决策错误,或者由不可抗因素导致原有本应正确的决策走向歧途,那么依赖性强的国民将会有顺从转向抱怨、责骂、自暴自弃……

 

然而,请注意,上面的阐述,笔者用的是“依赖性强”这个提法。而依赖性强的后果——推卸责任,是不是就是人格不独立的后果的全部呢?其实不然。“没有依赖他人的心理,能够自己支配自己”,是能主动承担公民责任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试想一下,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人,可以因为这种独立而不需要向社会过多地索取,这种独立性甚至能满足他人(包括国家)对其的依赖性,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独立性为公民深切关心社会与国家奠定了基础,提供了条件。但是,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人,同时也可以因为这种独立而不关心他人、社会和国家,因为他们有可能同样以其自己的“独立性”的标准来衡量和评判他人、社会和国家。这后者的这种情况下,当国家面临危机,具有独立精神的人也很可能觉得国家,或者具体来说是政府,应该在不依赖于普通民众的情况下,独立解决问题。

 

再反过来说,没有独立精神的人,就一定不会深切地关怀国事吗?

 

比如说,靠政府资助上学的下岗家庭孩子,他们是否担心国家面临什么危机的时候,这种资助会被断绝呢?比如说,依赖社区福利机构的孤寡老人,他们是否担心国家面临什么危机的时候,他们所受到的关怀和援助将会被断绝呢?比如说,拿着铁饭碗的公务员队伍中的“熬日子”群体,他们是否担心国家面临什么危机的时候,要下令精简政府机构而导致他们失业呢?答案是肯定的!

 

也就是说,是否深切地关怀国事,不能取决于其是否具有独立精神,而取决于其目前所掌握的资源与国家命运的紧密程度。这是从物质层面来说的。

 

从精神层面来看,相当多的依赖于当地福利、享受着优厚待遇的海外游子,依旧对祖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并且时刻关注祖国的发展。也许有人说他们关怀祖国,是因为他们在国外已经取得“独立”。此言差矣,正是因为他们尚且无法“独立”,所以还不能放弃他们的优越生活环境而回到祖国怀抱。在此种情况下,他们依旧深切地关怀祖国,是因为祖国的发展与他们在外国人眼中的“面子”紧密相关!这既有文化与血缘的因素,也有国际社会潜规则的因素。

 

也许有人说,上面所说的“独立”,很大程度上是指物质上的独立,而非精神上的独立。但是,没有物质独立,精神是不可能独立的。物质和精神,在个体身上是一个对应关系。

 

因此,笔者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独立精神的人,很大程度上不会深切地关怀国事;但具有独立精神的人,也不一定深切地关怀国事。

 

二、驳“在国内得不到独立地位的人,也不能在接触外人时保持独立的权利。”

 

泽谕吉又指出,没有独立精神的人,一定依赖别人;依赖别人的人一定怕人;怕人的人一定阿谀谄媚人。若常常怕人和谄媚人,逐渐成了习惯以后,他的脸皮就同铁一样厚。对于可耻的事也不知羞耻,应当与人讲理的时候也不敢讲理,见人只知道屈服。

 

诚然,在某方面没有独立精神的人,必然在那方面会依赖于别人,进而在那方面会害怕和谄媚所依赖的人,因为他们担心一旦这种依赖被断绝,他们将难以寻找新的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所依赖的人对他们进行羞辱,甚至横不讲理,但是,相对于靠依赖而获得的东西来说,他们也觉得那不算什么了,最终也就屈服了。

 

可以说,如果说一个人没有独立精神,那么实际上其在很多方面都是缺乏独立的,不可能出现一半独立,一般不独立。但是,如果说一个人依赖于别人,那么绝对不可能任何事情都依赖于别人,也不可能所有需要依赖的事情都是依赖于同一“别人”。因此,可能出现这么一种情况:在没有独立精神的情况下,人的A方面依赖于A’B方面依赖于B’C方面依赖于C’……此时,可以说那人肯定会在A方面害怕和谄媚A’,在B方面害怕和谄媚B’,在C方面害怕和谄媚C’……但是,这并不代表在A方面要害怕和谄媚B’C’,同理,也不代表在B方面要害怕和谄媚A’C’,在C方面要害怕和谄媚A’B’……而且,由于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群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这还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那人在D方面是被D’所依赖的,在E方面是被E’所依赖的。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可能依赖别人,也同时有可能别别人依赖。

 

说到具体的例子,泽谕吉指出,日本的平民当被赋予新的权利的时候,依然遵循旧习惯,而没有充分享用新权利;日本商人在身体魁伟、资本雄厚的洋人面前感到胆战心惊……他说这都是因为他们精神没有独立,被旧观念所禁锢所造成的。实际上,这些都只能说明他们在某些方面由于依赖而导致害怕与谄媚,但不代表他们对所有事情都害怕与谄媚,因为他们并非依赖于所有事情,同时也有些事情是被别人依赖的。

 

比如说,日本阶层中的“平民”在农业耕作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士族在具体操作方面可能还得依赖于他们,因此平明可以很自豪地“指导”士族;同样道理,对于具有日本小巧精致特色的产品方面,他们必然具有强大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比如日本的Honda汽车打入美国市场不久,就把美国汽车老大Ford的市场占有率抢走了一大半,并且日本汽车销量一度超越美国汽车!这就是凭借日本的小巧精致省油的特色,赢得美国消费者的青睐。在这种情况下,身体魁伟、资本雄厚的美国人也只能对他们说句“佩服”了!

 

因此,笔者又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不管在国内是否取得独立地位,只要在具有弱势的平台上,必然无法保持独立的权利,因为在那方面受制于别人;另一方面,不管在国内是否取得独立地位,只要在具有优势的平台上,必然可以保持独立,并且甚至可以牵制外人!

 

三、驳“没有独立精神的人会仗势作坏事。”

 

泽谕吉还指出,国民独立精神愈少,卖国之祸即随之增大,假借外人的名义来干坏事就越多。这一点实际上是第二点的推论。即由于按照他的观点,国人在国内得不到独立地位,在外国人眼中也不可能得到,那么国人就有可能假借外国人的名义干坏事,从而狐假虎威,对国人起到威慑的作用。

 

既然第二点是第三点的根基,那么第二点不成立的话,第三点也就不攻而破。我们可以试想一下,狐假虎威之所以有效,究竟是因为人们看到“虎”,还是因为看到“虎”背后所代表的某种被人依赖和使人屈服的性质呢?比如说,蚂蚁是很弱小的,蚂蚁对于大自然的依赖也是不小的,那么蚂蚁是否会害怕老虎呢?这就不一定了,因为蚂蚁在力量和体积方面虽然存在弱势,但是在灵活性、分散性、隐蔽性方面却存在优势。对于狐来说,之所以要借用老虎之威,不是因为狐狸精神上不独立,而是因为狐狸在威吓方面不存在优势,因此要依赖于老虎。也就是说,不论狐狸精神上独立还是不独立,只要在某方面存在相对劣势,就要想办法在其他方面做点文章,进行弥补。

 

回到人类社会来说,《劝学篇》里提到的有人假借权势强大的“御三家”放出称为“名目金”的贷款的事情,同样道理,那些放贷的人之所以要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他们精神不独立,而是在监督还款方面存在劣势,因此他们需要寻找“帮手”。而贷款者之所以真被吓倒,也不是因为他们精神不独立,而是因为他们在那方面存在劣势。如果借款人是一个商家,也没有绝对的精神独立,借款是为了业务流动资金周 转,那么他们根本不需要害怕贷款方的武力威胁,因为他们在还款能力方面有十足的自信,况且,借款人本身也有相当的资产,这决定了其可以掌握低于威胁压力的资源,包括暴力方面的资源。

 

因此,笔者还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独立精神的人有可能会仗势作坏事,但是仗势作坏事的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精神不独立,而主要是在某些方面处于劣势,需要寻找某些相应措施进行弥补。

 

总的来说,通过以上的论述,我们不难发现,个人独立与否跟国家的状况并不存在明显的因果关系。

 

“人人独立,国家就能独立。”——这个总结论,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人人独立”与“国家独立”是一个状态的两个方面的表述,他们只不过是互相说明和解释的关系,而不存在因果的关系。

 

这就好比要描述以一壶正常气压下正在沸腾的开水,你既可以说它被烧到沸腾,也可以说它被烧到100摄氏度。那么,我们能否得出这样的结论呢?——“水被烧到沸腾,那么水就被烧到100摄氏度了。”或者“水被烧到100摄氏度,那么水就被烧到沸腾了。”这显然不存在因果关系,因为沸腾的状态也就是100摄氏度的状态!究竟是因为水被烧到100摄氏度,所以水要沸腾;还是因为水沸腾了,所以说明水被烧到100摄氏度呢?

 

同样道理,究竟是因为人人独立了,所以国家也就独立了;还是因为国家独立了,所以人人也都独立了呢?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因此《劝学篇》人民独立和国家独立方面的论述,是值得商榷的。如果我们为了求得国家独立,而片面倡导追求个人的独立的话,是否会违反社会发展规律,最终延误了国家发展的进程呢?

因此,泽谕吉的《劝学篇》中关于精神独立方面的理论,只能作为个人修身的参考,而万万不可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依据!

 

参考文献:

 

[1]何云鹏. 福泽谕吉《劝学篇》中的政治法肆思想述评[J]. 当代法学. 2003(10)

 

[2]福泽谕吉. 劝学篇[M]. 群力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To Refute Yukechi Fukujawa’s Thought of Independence in Advice of Learning

 

HE Wenchao

 

Abstract: Yukechi Fukujawa, palmary ideologist and educationist in Japanese neoteric history, promoted his thought of independence in Advice of Learning in which he raised his famous judgment that the country will be independent if everyone gets independent, which caused great response at that period. We focus on the theory and we find that it mustn’t be the thought of strategy for a country while it could be considered as reference for personal cultivation. This paper is to refute the three reasons for the theory that Yukechi gave and to argue that the real value of the theory should be the modification of personal thought and value, in stead of the advance of the society and its polity.

 

Key Words: Yukechi Fukujawa; Advice of Learning; thought of independence


本页浏览次数:10521

最新评论:

  • 尚直说道:

    谢谢小何!你这一评倒让人们知道了日本有这么好的思想家和教育家.难得啊!!

  • 111说道:

    "一身独立して一国独立"是人人独立,国家就能独立的意思?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